管理組織心得

孫子兵法讀書心得

孫子兵法始計篇

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

翻譯:

在戰爭未開打之前,要經過周密的分析、比較與計算,如果計算結論是我方佔據的有利條件較多,有八、九成的勝利把握;或者如果計算結論是我方佔據的有利條件較少,只有六、七成的勝利把握,則只有前一種情況在實戰時才可能取勝。如果在戰前乾脆就不做周密的分析、比較,或分析、比較的結論是我方只有五成以下的勝利把握,那在實戰中就不可能獲勝。僅根據計算衡量與比較的結果,不用真正開戰,勝負就已經顯而易見了

心得:

孫子兵法「始計篇」的真正精神是去分析計算,而不是用詭計。

成語說「沒有勝算的把握」這個勝算就是源自於此。

如果我方多算,而敵方少算,則我方勝。如果我方少算,敵方多算,則敵方勝。

多算什麼? 就是現在商場上SWOT分析,就是五力分析,也是STP分析,更是現在最熱門的大數據分析Big Data,這些個應用理性且客觀的數據來幫助我們跳脫自己思考的盲點,讓客觀的數據說話,讓我們可以擺脫以過去經驗決策所帶來的風險,用客觀選出正確的決策。就是所謂的「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的真正含意。很多人以為是要用詭計讓人上當這是非常錯誤的認知與見解。用兵打仗如果是建立在這種思維下這是非常危險的。

孫子在2500年前就已經提出這樣子的見解,而現今西方科學最重要的讓數字說話的精神,其實孫子早就已經跟大家說了,只是我們大多數的華人仍然不懂,做決策仍然喜歡跟著感覺走。

許多經理人,不知是不曉得該如何去計算、分析,還是懶的去計算分析,往往喜歡拍腦袋做決定。當你問起他為什麼做此出如此決定時,往往他是答不出來的,不然就是跟你說某些是屬於經驗與直覺的話語。我喜歡帶著他們拿起筆開始分析與計算許多的資料組合而成的數字,往往最後你會從數字結果中看到什麼才是正確決定的康莊大道,所以要成為商場上一個優秀的大將,一定要願意捲起袖子去在一團混亂的數字堆中好好計算,用理性的數學與分析帶領你做出有品質的決策。

不然每次都先拍腦袋做決定,再來跟別人拍胸圃保證,最後一定會變成拍拍屁股走路,成為三拍經理人,這可是不太好的。

孫子兵法 -﹝第十地形篇﹞

視卒如嬰兒,故可以與之赴深谿;視卒如愛子,故可與之俱死。厚而不能使,愛而不能令,亂而不能治,譬若驕子,不可用也。知吾卒之可以擊,而不知敵之不可擊,勝之半也;知敵之可擊,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擊,勝之半也;知敵之可擊,知吾卒之可以擊,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戰,勝之半也。

翻譯

主將如果對待士卒如嬰兒般呵護,那麼士卒就會願意與主將共患難:如果對待士卒像對待自己的兒子一般,那麼士卒就願意與主將同生共死。如果主將對士卒非常厚待,士卒卻不能任他所使用,愛護屬下,屬下卻不能接受指揮,違法亂紀也不能接受懲治,那麼這些士卒就如同驕慣了的子女,是不可以用來與敵人作戰的。只瞭解自己的部隊可以打,而不瞭解敵人不可打,取勝的可能只有一半;只瞭解敵人可以打,而不瞭解自己的部隊不可以打,取勝的可能也只有一半。知道敵人可以打,也知道自己的部隊能打,但是不瞭解地形不利於作戰,取勝的可能性仍然只有一半。

故知兵者,動而不迷,舉而不窮。故曰:知彼知己,勝乃不殆;知天知地,勝乃可全。

翻譯 

所以,懂得用兵的人,他行動起來不會迷惑,他的戰術變化無窮。所以說,了解敵人,又了解自己,勝利才有把握﹔如果再了解天時地利,那就可以大獲全勝了。

心得

管理真的是相對論,屬下你可以呵護他、愛護他,視如自己的愛子,但是前提是他要能「受教」,要能接受組織的教導,服從組織的命令,承接組織的使命,為組織創造價值。

當他變成驕壞的孩子,這些呵護與照顧對組織而言就變得沒有意義了。在組織裡面不該看到的屬下種類,是想的都是自己的感受與情緒。而不是身為中高階管理者必須有的承擔與榮譽感。一個願意成為這個組織中流砥柱的榮譽感與責任心。

所以對於一個主將而言,該要求就要求,該照顧也是不能少的。

看到這篇文章時就想起當年退伍剛進去一家模具廠上班的時候,公司不到二十個員工裡面就我一個人是專科機械系畢業,其他人不是高中就是國中畢業的學歷。我的師父老是喜歡考我的試,因為他老是認為我們這些讀書人讀書沒什麼用處,只有經過三年半的學徒制訓練出來的人才有能力做模具。

有一次師父他突然問起我這個問題:「請問要攻M6的螺紋,要鑽多大的孔?」。我心想還不簡單就是求D嘛?根據我學校學的理論 D=M-P。我去拿了一根M6螺絲攻,看到柄上寫著M6*1所以D=6-1=5。於是我跟我的師父說,是ψ5。只見師父表情很奇怪怎麼我好像搞得很複雜,但是答案又是對的。

過幾天,師父他又突然問起我這個問題:「請問要攻M8的螺紋,要鑽多大的孔?」。我心想還不是老套就是求D嘛?我再拿起一根M8螺絲攻,看到柄上寫著M8*1.25所以D=8-1.25=6.75。於是我跟我的師父說,是ψ6.75。只見師父表情可樂著了,他立馬說不對,我覺得我的公式沒有背錯,但是為何答案卻是錯的。於是我問起了師父,我錯在哪裡?師父就隨口告訴我,你哪裡買的到ψ6.75的鑽頭? 鑽頭只有ψ6.7及ψ6.8兩種你懂不懂,當然是要鑽ψ6.8的孔才對。

我才曉得原來理論跟實務之間的鴻溝是在我們的一念之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