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開發產品認證管理組織領導品質管理家登教育訓練

銘乾寫的個案-18 LCD大尺寸光罩盒開發案–如何快速開發新產品

角色介紹
 小邱總是久久長長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
 陶總經理是青藝公司的總經理,他是小邱北京大學的學弟。
 陳處長是久久長長股份有限公司的研發處主管。
 小張是久久長長公司的專案經理,主要負責此次的LCD大尺寸光罩盒開發案工作,他要向陳處長彙報工作。
 小李在久久長長公司專門負責外觀設計的工作

個案本文

發現倉庫裡的黃金

小邱因為去讀北京大學EMBA上海、深圳班,其中有一次的課程是在深圳上課。晚上學校安排了晚宴也邀請其他年級的MBA班的同學一起來彼此認識與交流。就在這樣的場合裡認識了一家總公司設在在深圳的光罩製造專業公司-青藝公司的陶總經理。兩人是做相同行業的背景,又是學長學弟的關係,當然也就聊的非常愉快,小邱於是跟陶總提出了上完課之後過去公司拜訪之意,陶總也熱烈歡迎他的到訪。

青藝公司主要的業務是專業的光罩製造公司,從中小尺寸5”~6”到大尺寸LCD光罩都具備生產能力,他主要的客戶都是集中在大陸這些新進的半導體公司及TFT-LCD公司,公司主要營收來源是大尺寸光罩,幾乎囊括中國最大的TFT-LCD公司所有的客戶,市占率接近七成。過去以來他的光罩盒都是跟韓國及日本廠商購買,也從來沒有有跟台灣的久久長長公司有過任何的生意往來,因為久久長長公司雖然是在台灣甚至是全世界最大的光罩盒製造公司,但是他的主要產品是集中在半導體用的光罩盒,大尺寸LCD光罩盒過去以來都是用板材黏貼的方式在生產,這對久久長長公司而言並不是這種加工方式的專家,所以一直以來並未切入這個領域。

小邱認為,青藝公司也是有小尺寸光罩盒的需求,現有的產品就可以賣給他們來交貨,所以當然要去拜訪這樣子的潛在客戶,爭取任何可能的生意機會,更何況是說總經理還是自己的小學弟,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啊。於是經過了一陣安排,小邱又飛到了深圳專程去拜訪他的陶總學弟了。

陶總熱烈的歡迎小邱一行人的到來,在公司簡介完畢雙方互相交流寒暄後,陶總經理帶小邱一群人去參觀工廠,逛著逛著他們來到了青藝公司的倉庫區,小邱很驚訝地看到他們的庫房裡面堆滿了許多大尺寸的光罩盒。他問陶總經理說這些大尺寸光罩盒你都是跟誰買的啊?怎麼會備這麼多的庫存?陶總經理回答說:大部份都是跟韓國廠商買的,少數是跟日本廠商購買的,因為我們的生產量很大,每個月的出貨量也很大,如果不事先訂好庫存量,因為它是長交期的耗材又要從國外運來,沒事先備好足夠庫存,會有斷料的風險。

小邱指著其中一個較大的盒子問起陶總,像這個它一個成本大概是多少錢?陶總回答:這個是8092的大尺寸光罩盒,一個約一萬元人民幣,折合約五萬元台幣。小邱聽完不禁在想這樣不會成本太高嗎?不過後來想想手工裁切抗靜電塑膠板材,再組裝黏貼,想必要耗費許多工時,這樣的售價可能也還剛好而已。但是如果它有足夠的量應該也是可以使用射出成型的方式來生產才對,而且成本會更便宜。

於是小邱隨口問起陶總經理,為什麼不用射出成型的方式生產?因為這樣的生產方式,其結構會比較堅固強壯而且密封性會很好,也會減少灰塵的產生,如果你的需求量夠大,射出成形的生產方式更可以節省成本。陶總經理跟小邱說:因為這個產業過去以來通通都是用黏著的方式來製造光罩盒,從來沒有人想過要用想過要用射出成型的方式來製造,市場上到現在也沒有發現過這樣的產品。我們從建廠以來就是一直使用這種形式的大尺寸光罩盒,也是這樣交給客戶使用。

小邱問他如果我們久久長長公司幫你開發射出成型版本的大尺寸光罩盒。我保證售價比它便宜百分之三十,你們願不願意使用啊?陶總經理回答說:當然可以,只要你的價格合理,成本更低,產品更好用更堅固,為什麼我不要使用?但是請注意,萬一你的新盒子強度比原來的差,可能會有問題。因為我們這個盒子是要送到客戶端去認證通過才可以使用的,如果你太軟可能會因此過不了關的。

小邱問他,送去客戶端認證會不會有什麼地方需要特別注意的?陶總經理說:沒有關係,我會幫你去跟客戶溝通好認證的條件是什麼,要特別注意什麼細節?等我把這些都搞清楚之後,再請你們去開發我們現在最需要、量最大的版本,不然開發這幾套模具非常貴,萬一認證失敗了我可就不好意思了。小邱於是跟陶總經理要幾個Sample 樣品寄回去台灣,好照原來的尺寸開發大尺寸光罩盒。

專案開始

回到台灣以後小邱召集陳處長等相關研發人員開會他希望能盡速開發這個大尺寸的光罩盒,因為過去的製造方法都是使用抗靜電的平板來裁切加工後再用黏著的方式組立而成,所以不僅耗費工時而且浪費組裝的人力,材料成本又高強度又差。小邱認為一旦我們開發成功以後我們會搶得這一個市場的先機因為競爭者通通都是用黏著似的而我們卻是用射出成型的方式,我們的成本結構雖然一開始的模具費比較貴但是隨後射出成型的版本攤提模具費之後他反而會比較便宜。

小邱在猜過去會使用黏著的方式生產是因為以前的需求量太少了,如果用模具的方式來生產可能連攤提費用就攤提不了,更不用說想獲利。但是現在的大尺寸的TFT-LCD工廠數量已經非常的多,盒子需求量跟十幾年前相比不知多了幾倍。青藝公司的主要客戶都是大陸現在新成立的大尺寸TFT-LCD工廠,現在光大陸的需求量跟十幾年前相比已經大得許多。

我們久久長長公司已經在塑膠模具射出這個領域是非常傑出的公司,我們已經有了許多特殊的塑膠材料使用在半導體製程上的技術與實績。如果我們將用在半導體相同的技術應用在TFT-LCD大尺寸光罩盒的製程上,我相信這是非常簡單與輕而易舉的事,因為只是相同材料技術在不同領域的應用而已,請陳處長去估算這樣的一個大模具要多少費用,我希望用原來生產半導體產業上使用的6025光罩盒的塑膠材料來生產這一個大尺寸光罩盒,我相信這絕對有充足的理由去說服客戶接受使用。

我希望3D設計好了以後,要先去做一個模型的版本給客戶來實際體驗與驗證規格是否符合他們的需求。我想,因為青藝公司在大陸,要送給他們做樣品的承認會比較麻煩,我希望公司的業務單位去找台灣相關做大尺寸LED的光罩工廠給他們來認證,順便推廣給他們使用。

小張被指派負責這一個專案的開發,他是機械背景出生的研發,過去在L CD產業有許多的工作經驗,所以陳處長認為他來接這一個專案是最適合不過的。小張他也欣然接受這個任務,當然專案一開始就是要先去研究貼合式光罩盒的設計,不管是外形結構,還是內部如何鎖固光罩的機構,小張做了很多原始的資料建立與研究。也做了許多的3D設計的模型出來,當然,他在後來每周的研發專案管制會議上,都藉由會議跟其他相關人員交換與討論一些設計的想法,更多的時候其他的參與人員也給了許多建議,漸漸的第一版的設計就這麼出爐了。

董事長親自督軍專案研發

由於這個案子是小邱親自去跟學弟要回來的全新領域的開發案,他不想專案開發失敗,所以他自己親自壓陣參與此研發專案,務必確保整個專案能如期順利完成,所以他特別要求小張設計完成需要給他做確認設計,小張也遵照這個命令確實執行,所以當他完成第一版設計圖時,他就跟專案團隊成員們開會討論,當然這有包括小邱在內。

在每一周的開發專案會議上,一旦小張提出新設計概念,總是會有許多的改善設計的建議被人提出,小邱根據其他的人的意見會給予仲裁或裁示方向,同時會引導大家提出新的洞見或觀點,就這樣大家又再延伸此一洞見再深入討論下去,因此許多的新的設計就是在這樣的開放式討論中被產生出來,久久長長公司因為過去並沒有大尺寸光罩盒生產的經驗加上採用射出成型方式來生產是業界創新的第一次嘗試,所以小張並沒有其他競爭者可以模仿或參考的設計,一切都要靠他想辦法從無中生有,這個大家集思廣益的會議就是這個創新與創意的源頭。

由於手工版本並不需要考慮成品的拔模斜度跟模具的結構限制,所以現有的黏合式外型跟結構並沒有辦法百分之百完全轉換變成射出成型的外型。一旦採用射出成型生產方式,就需要考慮成品的拔模斜度,需要考慮平均的肉厚、需要考慮結構的強度、需要考慮應力的分配、需要考慮流道的均勻度、需要考慮射出完收縮後的平整度。所以小張接這個任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工作,它是一個需要有耐心有創新能力的人,集合大家的智力一起來設計才有能力做得好的工作。

在第一版設計3D設計完成以後小張跟小邱等人檢討完畢以後決定去做一組模型的版本來給客戶做最終確認,經過去估價以後,這一組模型需要花費三十二萬元新台幣來製作。陳處長認為費用有點貴,他去找小邱討論是不是不要浪費這筆錢做模型,我們直接拿3D的圖檔給客戶確認就好了,相信客戶看到3D後也能知道我們的設計概念了,我們應該可以節省這三十二萬的模型開發的成本。

小邱反對,他說客戶看了3D後並沒有有實體接觸的感受,他也許會跟你說他可以接受這樣的設計,可是我擔心,一旦我們製造好模具也去射出成型生產出來實品給他確認時,他卻推翻他的說法,然後要我們去作設變,成品完成以後再修改實,這樣,專案時程的耽誤成本會增加,專案進度的掌控是無法如期完成,這個風險所延伸出來的總成本將會比這三十二萬元多的多。所以不要為了節省這個模型的費用而不去製造模型來確認設計。在開模具之前不去讓客戶做實體物品的確認,萬一客戶不接受,那我們不是會花費更多的金錢嗎?

陳處長聽完只好照著老闆的規定去找模型廠製作的第一版模型,一個月後模型做好了以後,大家聚在會議室裡面一起開始討論這個模型版本設計的好壞問題。

到底該不該花這些費用?

首先第一個問題是卡扣問題,小張報告說因為這個卡扣是特殊的扣件要專門從德國進口,時間將近要一個月,每一個成本要價將近$200元,每一個總共要需要八個卡扣這個是一筆相當大的成本。但是他有找到,如果是沒有防止掉落的特殊設計卡扣,則它的成本一個只剩下$30元,在台灣就可以找到台灣製造的產品不需要特別跟德國人買。

小張他有問廠商這個有防止掉落特殊設計的卡扣,他們可不可以製造?該廠商說他們絕對有能力製造這種型式的特殊卡扣。只是因為過去的需求量不夠同時也沒有廠商願意付模具費來開發,所以現在台灣沒有廠商製造。如果公司願意幫忙攤固定的模具成本,他們願意幫忙生產這個有防止掉落特殊設計的卡扣。但是一個要價$100元,要保證一個固定的數量,一旦訂購超過那個數量以後再降價到新台幣$50元。

小張報告說他覺得以我們的業務估的需求量跟生產量應該現在就可以開發這個防止掉落特殊設計的卡扣。小邱欣然同意小張的建議,於是,他們就去跟廠商合作開發這種新卡扣,用在這個新送樣的產品上。

第二個問題是膠條問題,因為過去貼合式的上下蓋接合處是平整的,所以可以放膠條不會有洩漏問題,但是,此第一版設計為了可以順利射出成型,所以設計了許多鏤空部分,造成會漏氣現象,這是成品組裝後才發現的新問題,小張已經重新設計避免此一問題。第三是上下蓋中間部分的補強肋的結構,原始的設計是一個三角形的肋,中間又是圓型的一個環狀肋,小邱覺得好醜,要求再美化得更漂亮一點。

後來這個新完成的模型,業務部單位送去給位於台中的客戶去做評估。客戶非常滿意這樣的設計,因為過去的黏貼式產品,重量太重,強度不夠,價錢又高他們早就不滿意了,今天有新廠商願意設計這樣的新形式,改善舊有的產品缺點他們非常的高興。他們也跟小張提出了許多他們在使用上面的問題,希望小張考慮進去,小張將他們的建議一項一項記錄下來,他跟他們表明公司願意在未來改善這個第一版本的設計並在第二版本再用新模型跟各位討論。

小張回到公司後跟陳處長及小邱一起參加這個開發審查會議,他將客戶的建議一條一條的列在白板上給大家清楚明白。大家一起討論如何針對客戶的需求設計出符合客戶要求的產品,於是大家很高興的在腦力激盪法中激盪出許多新的火花找到一些好的解決方案,有達到節省成本又符合客戶的需求目標。

原本的設計太花俏了,小張為了改善整個上下蓋平面的平整度,他設計了一個類似老鷹翅膀形狀的造型在上、下蓋中心位置部份,但是客戶覺得型狀太複雜了擔心會在上面凹下處堆積Particle,要求小張取消,還是維持整個大平面都是平的設計,後來大家討論之後認為,如果用整個平面的設計,射出完畢以後會在材料裡面形成應力,會造成一些不平整的狀態,增加不良率,也會影響外型美觀,導致客戶認為我們品質不良。

小邱跟小張等研發同仁們一起討論,還是認為要有一個突出的形狀來強化平板的強度,後來他們才用比較簡單的田字型的造型來設計,小邱並希望小張去跟客戶說明為什麼一定要採用這樣的設計的理由。

另外還有盒子內部左右兩邊夾持固定光罩的夾持板,由於過去使用手工裁切黏貼的結構,看起來非常的簡單與醜陋,小邱找了公司裡專門負責外觀設計的小李來設計,小李不負眾望設計出一個鏤空款,一個非常酷炫的光罩夾持板。小邱非常滿意,決議也依照這個設計去製造模型。

想不到客戶還是用功能性的概念跟小張要求要取消這個有許多鏤空設計的光罩夾持板,因為他們擔心在這鏤空的部分會積有許多的灰塵,所以他要求小張他們取消這個酷炫的設計,小張沒辦法只好同意客戶的要求把它恢復成平整的設計。但是小李認為這樣是非常醜陋的設計,他堅持還是要用他原來的設計。兩個設計人員互相堅持不下,所以只好請小邱出來拍板定案。小邱覺得這個客戶在乎的Particle問題應該是光罩公司最在乎的問題,所以我們可能要從善如流。可是光罩夾持板的夾住膠條的新設計。我認為還是需要保留,就這樣雙方互有妥協完成這個設計。

在這些最後討論定案出來的設變,小張經過幾天的努力完成了3D的圖形設計,在第二次的3D圖形設計完成後,陳處長請模型公司估價再做一套模型。想不到對方報價出來一套二十八萬元新台幣,陳處長還是認為太高了,他認為第二套應該要更便宜才對,但是對方不願意降價。所以,陳處長去跟小邱報告說是不是還是用3D圖形去跟客戶確認設計就好了,反正已經有了第一版本的模型給客戶看過了,不要再浪費錢去製造這個第二版的模型。

小邱說:不行,我們的目標就是要讓客戶看到設變後的實體,是不是就是他們想要的形狀跟功能,現在看到的版本以後就是他們買到的量產品版本,我甚至還希望他們在我們最後完成定稿的模型版本上面簽名,免得以後他們說這不是當初他們要的版本。至於成本太貴的問題,難道不可以去修改第一次的模型讓成本可以降下來嗎。陳處長說因為是設計成透明的版本,材料是用透明的材料來加工盒子上蓋,所以比較貴,如果不是用透明的材料,那我們可以節省百分之二十的成本。

小邱說:那我們可以不要做透明的模型啊!因為我們最重要的是要讓客戶看到我們的機構的形狀跟外型的設計,還有是不是好拿跟功能的使用上是否便利。至於是否透明,我相信不是給客戶確認最重要的考量,只要跟他說未來是會上蓋做透明的即可,最重要的考量還是在給客戶確認外型跟功能,所以你們可以考慮改變模型的設計,不要再使用透明的材質,使用一般的ABS材質來節省成本即可。

就這樣第二版模型順利的開發出來,也送去的客戶端去給客戶最確認,客戶看到改版後的第二版模型,非常滿意第二版模型的設計,但是還是有一些小地方的設變希望小張來改善。小張回來後重新設計好新的版本,再裝在第二版的模型上,再做局部的小設變,最後完成第三版最終定案的模型版本。小張他拿給客戶做檢討,同時請客戶在模型版本上面簽名,但是客戶不願意簽名,小張只好回來跟小邱報告說:「老闆,客戶不願意簽名,他這是我們的設計,最後還是要看最終成品是否符合他們終端客戶是否滿意,不是他們說ok就沒有問題的」。小邱說:「好!沒關係,不願意簽名也沒有關係,那如果他們承認這是他們最後的定稿就可以了。」

第一次量產品送樣

這個最終版本設計結構最終整個確定以後,整組上下蓋的大型模具開發就如火如荼的展開了,三個月後也開發出來了防止掉落特殊設計的卡扣製品。同時上蓋模具、下蓋模具及光罩夾持板的模具也完成第一次試模,第一次試組裝時發生一個問題,那就是適合的輪子找不到。因為之前韓國競爭者的黏合版本的輪子是採用雙輪設計,所以推起來很平穩又很好推。

小張臨時找不到這樣的雙輪設計的輪子,所以小張擅自決定使用單輪設計的輪子。但是組裝好了以後發現整個盒子重達25公斤,它推的平順度並沒有原廠韓國製的版本來的平順,小張並不以為意。最後還是決定先送這樣子的設計,於是LCD大尺寸光罩盒射出版,第一次送樣就這樣子送到客戶端給他們認證。

送到客戶端打開以後,客戶第一個反應是非常滿意整體的質感與設計,當他們全部拆封以後,想不到,第一件事情客戶就推著這個光罩盒左右移動,試看看它推的平順度,由於單輪的設計,推起來的感覺非常的厚重,客戶認為推起來的平順度比原來韓國的舊版本的設計還差。

客戶要求小張一定要改善這個問題。至於膠條、光罩夾持板等其他的結構,客戶是非常的滿意的,因為小張跟他們保證,我們久久長長公司是半導體光罩領域裡面的最有經驗的專家,我們使用跟半導體等級相同的抗靜電材料來製造這個大尺寸光罩盒,請他們放心,因為這個抗靜電材料已經使用在這方面非常久都沒有什麼問題。這些資訊的提供對客戶而言彷彿吃了一個定心丸,因為客戶端知道光罩是一個非常關鍵的零組件,一旦光罩產生一些問題以後,在量產的良率上就會有許多的問題發生。

而久久長長公司是光罩領域的專家,使用的又是使用在半導體等級的永久型抗靜電材料,因此他們認為這個結構又好,成本又低將近30%的設計真的是幫了他們一大忙,他們非常感謝與非常高興有這樣一個創新的設計。除了這個輪子小小的瑕疵待改善以外,其他客戶都非常的滿意。緊接著,還沒修改完,採購就出來議價,第一個訂單很快的就下給久久長長公司。當然後續的青藝公司的送樣認證與取得訂單就非常順利了。小張這個研發團隊也順利地取得公司當時承諾的研發奬金十萬元整。

小邱說這麼多年以來,這個專案是久久長長公司開發專案裡面,速度最快取得訂單成果的一件案子。因為這一個案子讓我們未來有機會在TFT-LCD這個產業在光罩盒這個新領域取得一個很好的立足點,而且更高興的是,雖然要降價30%來取得訂單。但是它的毛利仍然高達百分之五十左右,小邱認為這是一個成功的新產品開發案。

這個案子的成功,會對久久長長公司未來五年產生重大的獲利貢獻與營收貢獻,而且,相信未來其他競爭對手要花費巨資開發如此大型的模具之前想必會思考再三,久久長長公司極有可能未來在這個領域會成為全世界唯一的供應商,這是一件多麼了不起的事啊。

整個開發案會在短短的八個月時間內完成,最重要的原因是第一詳細的客戶需求界定,第二是模型品的製造,讓雙方都清楚最後的成品狀況,等一切都溝通清楚了,最後才是去開發模具。因為過去久久長長公司研發人員的習慣都是沒有在前段把事情做好規劃。

如果沒有在前面一開始設計的時候就把該考慮的事項考慮清楚,當然後面要花費更多的時間與成本來解決問題。再來跟客戶溝通的事項也要將客戶需求一一記下雙方確認清楚規格與要求,該溝通清楚的地方一定要再三確認才可以繼續到下一個階段。在圖面設計出來之後就必須做好一個完整呈現的模型版本給客戶做實品、功能的最後確認。最後才是花錢開發模具。

過去久久長長公司研發人員由於經驗不足,接的專案太多所以可以分配到的時間資源不足,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去前面幾個階段的確實執行,然後可能在客戶跟結案時間的壓力下就貿貿然然而開發的模具。當是,一旦模具開發完成以後不符合功能或不符合客戶的需求,每一次的模具修改都是曠日廢時又耗時間又耗成本,這樣的結果就會拖累到整個研發的進度,造成許多專案進度都是半途而廢,嚴重的拖累公司產生新產品與新營收的能力。

量產交貨之後的新問題

後來陸陸續續交了數十套的大尺寸光罩盒給豪亞客戶,客戶也用這個新產品裝上他們生產的光罩交運給終端客戶,射出成型式的光罩盒開始漸漸替換掉黏合式的光罩盒。由於初期他們都是供應給在台灣市場使用,也沒有什麼終端客戶反應有什麼問題。

這個豪亞客戶是一家在日本生產光罩的子公司,日本母公司有時候產能不夠時會請他們代工生產然後空運回日本交給當地的客戶。在台灣的工程單位建議母公司可以使用這個射出成型式的光罩盒來出貨,獲得母公司的同意,於是他們執行了一些高空運送的測試,他們把光罩放在這個新開發出來的光罩盒,空運送去日日本的母公司。想不到母公司收到以後卻發現光罩上面的光罩護膜(pellicle)發生破裂的問題,導致光罩要重新清洗檢修的問題。他們跟小張提出了這個問題希望可以解決,因為若是解決了這個問題,這個光罩盒使用量將會大增。

小張跟研發人員討論出來的結果,認為是光罩盒的氣密效果太好了,當飛機在高空上,貨艙的氣壓太低,盒子的內壓太高,產生氣壓差導致光罩護膜鼓起來龜裂。此問題的解決方法。就是在上蓋上面裝一個小小的過濾孔,讓內部空氣跟外部空氣可以流通氣壓可以均勻,一旦飛機起飛在高空的時候,氣壓變小的時候自動平衡盒子內外的壓力。

過濾孔完成後,小張再送去豪亞公司,請客戶再做一次高空運輸實驗,真的如預期結果,成功的解決此一問題。客戶非常滿意久久長長公司的處理問題的能力,於是後續的訂單的數量就開始增加許多。想不到訂單一增加,公司馬上面臨無法順利準時出貨的問題。

由於久久長長公司規定,研發的專案需要良率到達95%以上才可以量產移交給工廠端,而這個8092大尺寸光罩盒,需使用的射出成型機器要高達2400噸的大機器才生產,公司裡並沒有這麼大的射出成型機器,所以每次都去位於新北市的大琳公司試模兼試量產,因為是專業試模廠所以原料是公司要提供的,大琳公司他們只負責看看模具是否可以順利量產,並沒有能力判斷品質是否合規,他們是不管良率的,收費的標準就是試模總時間,每小時的收費高達4500元,也就是說不管你到底有沒有良品產生,都是要計費的,同時每一組需要的抗靜電材料費高達4500元,若是良率太低成本將是極高的。所以每一次生產都是要公司相關的研發人員去在旁邊陪同生產與品檢。

但是,每一次在新北市的試模廠生產出來的數量被運到台南去組裝清洗之後,就會發現良率非常的差,常常因為良品數量不夠出貨,又再緊急去試模生產補足數量,搞得大家疲於奔命抱怨連連。是很久以後才發現是沒有好好正視運送的包裝問題,讓運送途中損壞了半成品,才會良率如此之差,理論上在台南的工廠端早就該發現此已現象並且早早處理,奇怪的是竟然放任不管任由品管判退交不出貨的問題重覆發生?直到小邱接到財務部門的報告說毛利率奇差無比,經深入追究才發現並解決此一問題。

經查,此一大尺寸光罩盒產線被劃入屬於台南工廠負責的,但是因為還沒正式移交,所以在責任隸屬上還屬於研發單位,研發單位一直想要移轉給工廠負責,但是因為每次都達不到95%的標準,所以每一次一有訂單下來,就是會有許多的責任歸屬問題產生。各個單位會互踢皮球,業務單位怪工廠遲交,工廠怪研發出到廠內的成品良率太低,研發認為這量產的事應該是工廠人員負責才是專業,也怪品保不派人來試模廠陪同檢驗,只會在工廠端判退。品保也怪研發自己訂的規範不清不楚,他們只能從嚴。財務就跟小邱說整個結算出來的毛利率只有個位數,卻看不到他有什麼改善的建議?

在久久長長公司裏每個部門管理者都只會抱怨問題,就是沒有一個人會坐下來理順所有問題發生的每一個環節,將它解決,大家都認為都是別人不負責而不是自己可以多做一些什麼事就可以改變此一結果。小邱不知道這是久久長長公司的固有公司文化呢?還是每一家經理人還不夠成熟的公司都會發生的行為?他也實在頭痛啊!

【個案問題與討論】
一、 這個LCD大尺寸光罩盒創下久久長長公司開發新產品上市的時間,你認為關鍵成功因素是什麼?
二、 為什麼久久長長公司的背景是最適合開發這個大尺寸光罩盒?
三、 既然是久久長長公司的背景是最適合開發這個大尺寸光罩盒的廠商,又是什麼原因導致只有小邱才會發現這個商機?
四、 你認為防止掉落特殊設計的卡扣應該是送樣前先開發好還是等有一定生產量後再開發比較好?
五、 客戶要求要取消第一版光罩夾持板(有許多鏤空設計的式樣),原始設計者小李不接受,最後驚動小邱拍板決定,有沒有什麼方式避免此一紛爭?
六、 陳處長為了節省研發成本,兩次的模型製作都不想做,如果最後沒有去做模型給客戶確認,你認為會有什麼問題發生?
七、 開發專案會議的召開與成員開放的心態是否有助於案子的成功率?
八、 小張先送單輪的設計過去給客戶認證,最後客戶不要,你覺得這個作法好嗎?
九、 為什麼客戶在提供設計建議的時候會有許多建議,但是希望他們在手工模型上簽名確認他們卻會拒絕?
十、 你認為最後黏合式的大尺寸光罩盒會不會被射出版本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