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領導變革家登教育訓練

銘乾寫的個案1 -大牛的故事–談中小企業組織變革

談中小企業組織轉型與變革的故事­-大牛的故事

 一.年輕且熱情的創業家

小邱住在台灣屏東縣的長治鄉的牡丹村,自幼與一群死黨倘佯在山林田野間,好不快活。有一天,鄉裡的老陳因為太忙沒時間上山砍材,拜託小邱替他去山上砍材,並且把砍好的木材運下山給他燒木材取暖。小邱基於與老陳的多年交情,當下立即答應,然後就牽著家裡的老牛上山去砍材去了,將老陳希望取得的木材數量交給他以後,老陳堅持要給小邱一筆錢,小邱在萬般推辭後終於收下這筆錢,而這筆錢小邱拿在手裡惦著惦著,心裡想這也不失為一個可以創業的機會。於是乎,小邱的木材服務店就在這樣的機緣下順利開張了,而小邱此時的身分辨搖身一變成為「創業家」。

由於時代的變遷,很多人對於木材的需求量漸漸增加,不管是用來取暖煮飯,還是拿來蓋房子做傢具,隨著台灣經濟環境逐漸的起飛,再加上小邱勤奮、努力與決不欺瞞客戶以客為尊的工作態度也在無形之中替小邱建立了良好商譽。剛開張的店,生意開始蒸蒸日上。半年之後,小邱的木材的生意越做越好,連隔壁鄉的許多村落凡有需要木材的都會主動來找他。

隨著生意日漸興隆小邱發覺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已經沒有辦法承接現在所有的訂單,於是自然而然的小邱請了隔壁張大媽家裡的大牛、李大嬸家的二牛、與伯父家的三牛加入這家剛成立的小公司來幫他。也因為生意興隆,初期所賺的錢都用來買了水牛與牛車,也蓋了間不錯的牛棚,把家裡附近的土地買了幾十畝種起牧草來作為牛飼料。幾個小邱小時候的親戚加死黨因為彼此自小建立的親密與信任,內部自然而然就有凝聚力,什麼事一來大家都不會計較,全力以赴完成客戶交付的使命,大家有著共同的目標,一起努力讓木材生意蒸蒸日上。

每當工作告一段落的休息時間,或者公司一有任何值得慶祝的事情,大夥們總是圍繞著桌子配著粗菜佳餚,在酒精的催化下,大家一起為著這個屬於大家的公司生意蒸蒸日上高興不已,一起夢想著有一天我們會如何、如何?而小邱也時常雙掌合十對著他們家的土地公說:感謝上天給他這麼一個窮小子一個機會,讓他可以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勤奮與努力向世人證明只要肯努力,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在這片土地成功創造出一番偉大的事業。他內心不斷跟土地公祈禱,希望能讓這家公司長長久久,讓每個利害關係人能獲得長長久久的幸福,讓它成為一家世界級的企業,擁有世界級的技術。也因為這樣,小邱也常常對著這群夥伴們訴說著他的夢想,希望大家不要因為自己學歷低,出身寒微就自我放棄,相信只要大家一起團結合作、打拼奮鬥一定能替自己的小小宇宙開闢出一片美好天地。是所謂英雄不怕出身低。乞丐也會出頭天。

因為生意慢慢興隆起來了,漸漸的一些公司日常營運工作都逐步開始由大牛、二牛扛起,而小邱則逐漸淡出第一線退居管理工作,開始做起公司長期的發展計畫與藍圖規劃。由於小邱從來沒有在正規的企業待過,所以不會有一般經理人的僵固性,對於外界的新觀念與知識的吸收反而能更快的接受與融入其中。也是因為對於自己的夢想的堅持與對於這群從小長大的夥伴們追求事業成功的承諾。小邱瘋狂與貪婪的吸收外界一切的資訊與知識,舉凡報章雜誌有關管理的文章與書籍;外界舉辦的專業與管理的教育訓練或某位管理大師的演講會等等,小邱都從不放棄這樣的學習與成長的機會。但是每當他興高采烈的將其吸收到的新知回來與大牛他們分享時,總是得到冷漠的回應,甚至還有人藉著酒意來規勸小邱不要去上那種無意義的課程,花點心思幫忙拖牛車替公司賺錢才是正道。但小邱不為所動,因為他知道唯有自身能力持續的精進,這家公司的長期發展才有保障。他甚至請求大牛們也去上上課或跟他去看看展覽聽聽演講等等,但總是得到一句下次吧我們現在工作忙得很的答覆。這著實讓小邱傷透了腦筋,只是小邱不沒有想到因為他沒有強力說服高階主管一起跟他學習與成長,會為後來的公司轉型與組織變革種下了一個失敗的伏筆。

二. 孤獨領導者的變革啟動

有一天,小邱有了一個機會,跟著運輸公會的組織到台北考察見習與參觀工廠。他們一群人去考察了台北的統一7~11便利商店的物流作業。他們在統一公司總部聽統一公司管理高層的詳細解說與Q&A,也去其物流子公司捷盟公司參觀整個物品倉庫管理與配送系統的實際運作。這次的參訪著實讓小邱大開了眼界,看者捷盟送貨倉庫區忙碌與一整排塗著白綠相間,整潔光亮的運輸車正在忙著用推高機上貨準備出貨。庫房整潔且標示整齊,每個人都在井然有序的忙綠著。小邱頓時才發現自己跟現代物流企業之間的標準差異是如此之大,他發現,原來台北的送貨早已使用貨車來運輸物品,而我們屏東的卻還在使用牛車送貨。

小邱心想:「之前靠牛車運輸,頂多只能做到附近幾公里的生意,如果我率先買了貨車來送貨,相信方圓百里的木材業務都可以順利接下來,而且效率更好速度更快,而且屏東會用牛車載貨的人多的是,但是我相信我們公司如果能率先使用貨車,一定能大幅拉開與最近那幾家剛開幕的貨運行的差距,使我們公司擁有競爭優勢。」於是小邱認真的考察與記錄捷盟公司到底買了是哪一個廠牌的車子,經細問之下原來是三菱得利卡3.5噸自排款。他心想雖然我不懂得車子,但是跟他們一樣的車型準沒錯。最後小邱在考察完畢之後就直接在台北就買了一台貨車,很開心的叫車行把貨車運到屏東去交給了大牛了,小邱還打了個電話交代大牛說以後只准用貨車送貨懂不懂。大年接到貨車以後還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說這到底是什麼玩意,不曉得要做什麼?還聽到老大說要用它載貨?怎麼載阿?

貨車到了屏東公司後的第二天,大牛打了個電話給還在台北研習上課的小邱,他說:「小邱啊,現在公司的牛不夠用了,我想要去多買三頭牛回來可不可以?」小邱抓著頭想:「怎麼可能呢?我已經花了幾十萬買了貨車,照道理牛隻的數目就是應該要減少,怎麼會還要花錢買更多的牛進來呢?」,小邱沒辦法只好說請等他回去公司後再說。

小邱回到屏東公司送貨現場一看,差一點當場暈倒,他發覺二牛跟三牛因為不知道怎麼開貨車,居然把牛綁在貨車前保險桿前面用牛來拖貨車,他們只是把貨車當成牛車斗來看待,但一頭牛根本拉不動貨車,所以才要請小邱讓他們多買幾頭牛來拉貨車。小邱問了一下大牛說「你們不會開這台貨車嗎?」,大牛還用嘲諷的口吻回話說那你就會開喔?我第一次見到這玩意怎麼可能莫名其妙就會了?沒事去台北亂花公司的錢買個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東西回來,還罵我們不會開,沒看到我們辛辛苦苦的牽牛車去山上砍柴回來,賺著這麼一點點錢你就把它亂花掉?我覺得它沒有什麼用處,你看看屏東這麼大的一個地方,你有看過誰用貨車載送貨?小邱按耐住性子好好跟大牛二牛們解釋,他這次去台北看到了這個先進的東西,就是這台貨車,它有什麼好處,它可以強化公司未來的競爭力拉大與競爭對手的距離等等。可是大牛眼中看到的只是他個人在公司的重要性會降低甚至不見了,所以不管小邱說明東西如何如何的好用,大牛也無動於衷。

知道了大牛們的反應以後,小邱也理解到希望他們主動去學習如何開貨車載貨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為了自己投資的貨車可以發揮預期的效用,小邱決定到台北找一個會開3.5噸貨車的司機來屏東幫忙送貨。

三   第一次引進外部人員對組織的衝擊

小邱在台北版的報紙登上一則徵人啟事「高薪誠徵3.5噸貨車司機一名,工作地點屏東縣長治鄉,意者請洽 TELxxxxxxxxxx。」

第一個來應徵的叫做小陳,是一個已經在台北開貨車送貨很久的人。因為從小對於汽車很著迷,而且他不是那種喜歡坐在辦公室的人,他喜歡自由自在到處跑,所以打從小陳一退伍,第一份工作就是當貨車司機,這其中也當過台北市的計程車司機一陣子,對於台北市的大街小巷非常熟悉,他曾經自豪的說:在台北市不管哪裡他都有辦法準時將人或貨品送到他們指定的任何地方,小陳當時任職於台北市某X大運輸車隊,到公司也好一段時間了,可惜每一次都跟晉升無緣,因為在公司苦無發展機會,所以總是鬱鬱寡歡。有一天,他看到小邱的徵才訊息,很高興的就去找小邱了應徵去了。

小邱在應徵貨車司機的過程中也不是很順利,很多來應徵的人一聽到要去遙遠的屏東鄉下上班,就打了退堂鼓,所以應徵了許久仍然找不到有經驗的司機願意到南部上班,這讓小邱很苦惱。當小陳來應徵時小邱當下只是問了小陳會不會開3.5噸貨車,而且願不願意到屏東鄉下負責整個貨車車隊能力建立這樣的工作這兩個簡單問題。一開始小陳並不太願意到任,當聽到小邱願意以較高的薪資並且讓他有機會去當主管,他才勉強接受跟隨小邱到屏東去上班。

小陳第一天上班,到了小邱的公司,還沒進入大門,差點沒暈倒,一陣陣牛糞的味道迎面撲鼻而來,廣場裡看到了大牛嘴裡嚼著檳榔,身上穿著白背心內衣,腳上穿著拖鞋,正在吆喝大家堆貨上牛車斗,一片忙碌的景象,而二牛呢只見他一面唱山歌一面綁貨品。只見那台小邱新買的貨車,可憐的被棄置在廣場的角落裡堆灰塵。小陳皺著眉頭走進辦公室剛好遇到三牛坐在辦公室裡看漫畫,而三牛看見小陳禮貌性的跟他打聲招呼,小陳並沒有給予熱情的回應,這樣子的狀況剛好被大牛二牛們瞧見。而他只是在心裡暗暗想著「怎麼會是這樣一群烏合之眾的爛公司呢?真是上錯賊車了」。當他見著了小邱拿了貨車的鑰匙,先是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先將這台貨車洗車洗乾淨,作了一些基本保養,也開出去繞了一段很遠的路將車子加滿油回來。不過真的打從心裡笑說怎麼會有這麼低級的貨運行,用一群不懂開車的人拖牛車載送貨?真是可悲怎麼還沒倒閉?所以小陳對這些大牛、二牛這些所謂的同事們打從心裡瞧不起,也不想去理他們。而他從一進到公司三牛曾經主動親切的對他招呼,可是換來的只是小陳輕輕的點了一下頭而已,這對大牛、二牛們這些所謂的鄉下人而言覺得小陳非常高傲與粗魯,非常不能接受這種樣子。

也因為這樣的緣故,大牛、二牛、三牛因為小陳一開始的不友善態度感到非常的生氣,覺得一個「驕傲的台北客」初來乍到,對這個環境什麼都還不了解就擺出一副架子,只因為會開一台所謂的貨車?大牛們非常懷疑小陳的能力能為公司創造出什麼價值?所以也引發了大牛、二牛們的敵意,在一次他們私底下的聚會中大牛還公開跟這些們的"老戰友們"下命令─「誰也不准去學開貨車,也不准幫小陳的忙,我們就看他多行。」

其實小陳也沒有要一來工作就要跟他們幾人相處的不愉快的意思,只是在台北工作了那麼多年,早已養成對同仁冷漠以對的習慣。他並不了解鄉下地方的文化之中,人跟人之間的相處注重的是禮尚往來,正所謂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今天他只是內心對這一切他眼前所見的景象用他從過去累積的工作經驗在心中下了一個結論─落伍,所以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來讓大牛們感知到這個想法,但是對於小邱這個老闆他內心還是蠻尊敬的,至少他還知道什麼是正確的方向。對於現有老同仁們的敵意,他隱隱約約有感受到那樣的氛圍,他也不想跟他們有任何的瓜葛也不想去問問他們如何做才可以在這個新環境裡把工作做好,他心裡的想法是你們又沒辦法對我工作有任何助益我何必在乎你們高不高興。

當正式開始要用貨車送貨的第一天,小陳從小邱的手中拿到第一張送貨派工單。小陳一看到送貨地址當場立刻傻眼,因為上面的地址竟然寫著「屏東縣長治鄉牡丹村8鄰32~54號」。沒有路名,只有什麼牡丹村8鄰幾號這樣的資訊。他立刻反問小邱是不是忘記寫路名了,小邱回答說沒有啊,這是我們多年的熟客地址不會錯的。小陳竟然立刻回話說:「這怎麼可能,我在台北開車十多年,走過無數的大街小巷,不管它幾弄幾號我都有辦法送到。從來沒有看到過沒有路名的地址。一定是搞錯了。」,小邱被他搞得哭笑不得,只好問小陳他那該怎們辦?小陳竟然很天真的回答:「就去把路名給找出來給我,不然就要請屏東縣政府去將路名訂出來,我就有辦法送到」小邱說可是我們已經這樣送貨十多年呢沒有問題啊?小陳被問得啞口無言逼不得已,只好硬著頭皮用貨車載著貨品出發找路去了,因為門牌標示不明,讓在台北習慣認路標的小陳,在第一天就迷路了,花了很長的時間到處問路後,還把貨車的油幾乎都用完後勉強找到送貨地址,卸完貨回到公司已經很晚了。

回到公司時,大牛、二牛、三牛早就已經完成一整天的牛車送貨工作了,看到一臉狼狽的小陳,非但沒有安慰他,大牛還一臉嘲笑的對小陳說:「台北來的,跑去哪裡摸魚了?怎麼那麼久才回來?我記得那個地方沒多遠啊,會開貨車有什麼了不起,我看你也沒有多厲害嘛!送貨送得比我們還久,還一直吹牛說貨車們多麼的好用,兄弟們,你們說是不是?」

小陳覺得被侮辱了,覺得很丟臉也不高興,便跑去跟小邱說:「老闆啊,你都知道真正的現代化貨運業就是要用貨車來送貨,你繼續用牛車來送貨早晚會被淘汰,大牛、二牛、三牛他們幾個都不懂開車,只會用落伍的牛車來載貨,而我之所以會那麼晚回來是因為牡丹村的地址路名標示不清楚,這裡的村莊這麼落後,道路非常糟糕讓我非常非常不好做事,並不是我的能力不好,要是路名清楚,道路上不會有那麼多的牛車來往,我早就不知道幫你賺了許多錢回來了。另外,他們幾個也不會主動跟我說明運送路線以及其他的工作事務,他們都不肯幫忙我,實在對一個新人太惡劣了,我想,如果你想要讓公司成功轉型你第一件就是應該要將他們全部開除。」

小邱想著:「牡丹村的路牌標示就是這樣,我也沒辦法解決,而且現在我已經用牛車經營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了,客戶也很滿意我用牛車幫他們送貨啊,如果只是因為他們三個反對去學貨車,不看他們現在對組織的貢獻就貿然把他們三個都開除了,這樣做對組織真的是最好的選項嗎?何況小陳他可能也沒辦法一個人獨立把剩下的工作做完,若是小陳能順利銜接起公司業務,那當然很好,萬一我將這些老人給開除了,小陳剛來對這個組織還沒有什麼感情,如果有人用更高的薪水或者台北家裡的家人要求他時回家,他也屁股拍拍就走了,留下一堆爛攤子給我收拾,那我的公司不就完蛋了嗎?這種風險我可不能冒啊」。因此小邱就跟小陳好說歹說說:「其實大牛他們並沒有惡意,這家公司打從一開始創立他們就跟著公司一起打拼到現在,老實說若沒有他們的鼎力相助,說不定我就沒有機會把公司發展到現在這種規模,我希望你花一點時間跟他們好好溝通溝通。我真心期望你們能通力合作,你有貨車的專業優勢,他們有在地實務的經驗,只要你們齊心協力讓我們成功導入貨車這個新的系統,相信未來我們公司在現有的屏東高雄地區的貨運業,一定有番美好的前程,你也一定可以有一個好的舞台讓你大展身手,我想這不就是當初你願意不辭千里從台北來這裡上班的緣故,不是嗎?」。

聽完小邱的說明後小陳心裡並不認同小邱的講法;他又在繼續跟小邱說明:「老闆,你知不知道當初我任職的公司營收及員工人數規模是現在你們公司的好幾十倍大,以前我們的老闆,怎麼可能會用牛車來運貨,那不是笑死人了嗎,對他而言只要無能的人都會立刻開除毫不手軟,所以現在公司才會做那麼的大。他絕對不會容忍那些無能的人占據高位,又對公司變革阻擋的人無能為力,老闆你若想做大事,不要被那些所謂親朋好友的親戚關係阻礙下不了手,趕快開除他們吧。」

小邱回答說:「那請問一下所謂無能的定義是什麼?只要開牛車就是無能?會開貨車就是很棒?我只知道在台北那個環境下,貨車當然已經證明比牛車好,但是貨車用在屏東的鄉下地區送貨,我們是第一個引進的人現在還不知道它到底能不能適應並且發揮比牛車更大的功用。以你最近送貨的情況就可以知道了。如果貿然停止牛車全部改用貨車來送這對公司而言風險太大了,要知道我們之所以有能力買得起貨車,並且聘請你來全是因為這些牛車們過去的功勞啊。」

小陳看見無法說服小邱便忿忿然的決定離開了。離職時還惡狠狠的撂下一句話:「一群烏合之眾」。

小陳離職之後,小邱看看他的公司財務報表,覺得頭很大,因為貨車買了沒有發揮價值,高薪請了個小陳來不僅沒有發揮貨車的預期價值,還將公司原本一個團結的氛圍搞成烏煙瘴氣。所以展現在財務報表上的數字就變得很難看,折舊增加獲利減少等等都一一跑了出來。是要現在退縮把貨車賣了?還是繼續用牛車運貨?雖然對公司短期而言不要輕易改變是最好的選項,但是就長期而言,萬一屏東地區這麼多會拖牛車的人都跑出來送貨,那公司未來的發展一定有問題。但是要找到一個合適的司機實在是不容易啊,小邱也不願意對這一次的引進新系統變革輕易放棄,所以他決定繼續再招聘司機。同時他也不斷的跟大牛、二牛們好說歹說請他們去學開貨車,但是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我工作很忙、沒空去學」。小邱實在是莫可奈何!

四   繼續與內、外部力量抗拒變革的搏鬥

小邱繼續在台北版的報紙登上徵人啟事「高薪誠徵3.5噸貨車司機一名,工作地點屏東縣長治鄉,熟悉屏東地區的地址,意者請洽 TELxxxxxxxxxx。」

同樣的小邱的徵人啟事,也像第一次一樣不順利,很多人還是因為在屏東而打退堂鼓,後來遇到一個來應徵的叫做小范,也是一個已經在台北開貨車送貨很久的人,在他還沒去台北開貨車時曾經住在高雄鄉下數年對於鄉下地方的地址很熟悉。這一次小邱還特別跟應徵的小范說:「我們屏東牡丹村都沒有路標,跟台北不一樣,因為我們公司現在都還在用牛車在送貨,我想引進現代化的貨車來送貨。而上次我聘請的司機就是因為不熟路況才離職,你有辦法勝任這個工作嗎?」小范就因為曾經在高雄的鄉村住過,所以對於鄉下地方的路標比較清楚,因此跟小邱拍胸膛保證:「邱老闆,沒問題啦,我開車十幾年的經驗,把你公司貨車送貨的事通通交給我,我一定可以幫你做得很好的。」

小范獲得錄取後就跟隨著小邱回到屏東的公司,也是跟小陳一樣一開始對於台北跟屏東兩地之間工作環境的落差非常的訝異,很不幸的小范也跟小陳一樣,內心的反應不是理解與接受而是輕視與排斥。所以當他看到吃檳榔的大牛,唱山歌的二牛與看漫畫的三牛們眼中自然而然又跟小陳一樣露出的鄙視的眼神。這樣的開始又注定了一場失敗的結局,只是這一切對小邱而言又是一場熱切的期盼換來激烈的組織震盪,最後落得黯然收場,因為志不同道不合。

相同的大牛、二牛、三牛看到老闆還學不了乖,不放棄又再找了一個新的台北俗,而且同樣又是一臉瞧不起人的樣子。大牛對著大家說著:「這個老闆真是糟糕,去台北讀個書,看了幾家公司就隨隨便便去買個什麼貨車回來,實在是好大喜功,我們這麼辛辛苦苦去牽牛車送貨他才有機會去台北上課,想不到現在嫌我們又髒又臭又落伍了,他找的台北司機驕傲又臭屁只會出一張嘴,會開個臭貨車有什麼了不起,最後還不是沒辦法把工作做好。我們牛車你看多方便下班就把它放牛吃草,明天牛吃得飽飽的就可以再送一整天的貨,而那個貨車聽說還要保養、加油、還要維修花錢,老是跟我們說以後公司會怎麼樣怎麼樣,我們每個人會怎麼樣怎麼樣,就讓他這樣搞下去,明天公司就會倒了還在講以後怎樣怎樣,真搞不懂他在想什麼。」也真虧了大牛在公司基層的反面宣傳與堅拒變革的態度所以一群資深人員如同上次一樣做一個旁觀者,等著看新來的司機小范會再發生什麼糗事。

小范真的比小陳靈光一些,第一次送貨單一拿到他沒有像小陳一樣發牢騷,走了大馬路也很快的將貨送到要到達的地方也快速的回來,就這樣的結果讓小邱很高興,總算看到一點點貨車的效益了。

但是由於他跟小陳一模一樣的態度,他也不想跟吃檳榔吃得滿嘴通紅的大牛們打交道,跟大牛、二牛、三牛依然沒有什麼交集,所以每次出車送貨都是自己一個人,而他也不想去了解是不是有更近的小路可以走,反正我只是來上班而已,雖然職位高掛叫經理,公司的事何必太認真呢?每次他看到大牛、二牛們滿身大汗的在綁貨,就打從心裡覺得非常得可笑,這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怎麼還在用一個五十年前老舊的系統來運貨,所以小范常常跑進去小邱的辦公室裡,跟小邱就他過去的工作經驗提出他的許多建議,有一次在開完主管會議以後,小范又跑進小邱的辦公室內跟他提出建議,「邱先生,我每次參加公司的會議就覺得很沒有效率,我看你每一件大小事情都自己親力親為,應該要讓每個人各司其職,每一個人包含主管都要有他們的KPI,你只要在一段時間後檢核他們有沒有達到KPI,有達成就獎勵,沒達成就處罰,不要校長兼撞鐘,自己忙得團團轉。」小邱聽完他的建議後反問他一句話:「什麼是KPI?」;小范聽完以後很驚訝的說:「什麼?老闆你沒聽說過KPI?」,小邱說:「沒聽過啊」。小范說:「KPI就是英語: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的簡稱中文叫作關鍵績效指標,現在在台北的大公司都是用這種方法在管理成百上千人的員工,這是一個非常有效的管理辦法,可以讓每個人各司其職。」小邱聽完非常的高興的跟小范說:「那太棒了,那你幫我給大家訂出KPI來。」小范聽完以後急忙回答說:「老闆,KPI是你要訂定給我們的不是由我去定,我怎麼有能力幫你定出KPI,以前我那家公司都是老闆訂出KPI給我們執行的,所以是你要訂出KPI給我們才對。」。小邱沒氣的回問說:「我今天第一次聽到KPI,哪有什麼能力去幫你們訂出所謂的KPI,你是新來的主管,你不能只是提建議給我而已啊 ! 若你覺得制度很好是你要去幫我擬定出一個具體可行的辦法給我公佈執行才對啊 !」。想不到小范聽完老闆的說明以後,做出了一個令小邱震驚異常的舉動,他舉起了右手拍了他的額頭搖搖他的頭轉身離開辦公室,留下了一句對小范來叫做無意間的一句嘆息,但是對於小邱而言叫做晴天霹靂,「這樣子的程度也能當老闆?」。望著小范離去的背影,小邱內心百感交加難過異常,想不到追求組織成長的道路會是這麼的崎嶇艱難。

在平地送貨了一陣子後,某一天,小邱希望他去山上砍柴送貨下來讓大牛們分別去送貨,看會不會更有效率。所以呢他就請小范開著貨車上山砍柴去了。在啟程上山之前小范雖然有一點猶豫但也不想去問大牛們路況如何?而大牛們依舊抱著在旁邊看好戲的態度也不願主動幫忙。就這樣一切情況依舊。

昨天山上曾經下起了大雨,路上都是爛泥巴,小范將貨車開上了山上的山路,想不到到了半山腰以後,柏油路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泥土路,由於下雨過後,輪子陷入泥巴之中,動彈不得。他一個人灰頭土臉的在泥巴中搞很久,好不容易才從泥濘中脫困,什麼也沒有空空一台車的回到公司。

小范回到公司一臉狼狽樣,不巧被大牛看到,大牛笑著說:「看吧,台北來的也沒多厲害嘛!我們這種老牛就算下大雨也都還是可以把工作做完,不會因為昨天下過雨就沒辦法工作,所以我說嘛貨車就是不適合屏東這樣的山區送貨的,老闆就是不聽話,老是喜歡亂搞。」

小邱知道小范這一次上山後沒有辦法載貨回來,很關心的找了小范來了解狀況,小范剛剛被嘲笑心裡正在惱怒這些鄉下人對他的專業與過去背景的輕視,三番兩次被嘲笑讓他非常的生氣,他跟小邱說:「老闆啊,你們長治鄉山上的路況實在很差,而且都沒有規劃,哪有叫馬路的地方竟然沒有鋪柏油路,沒有柏油路你叫我這樣重的貨車怎麼開上去,我在台北從來沒有遇過會將一台貨車開進已經下過雨的泥巴路,今天就是車子卡在泥土路上動彈不得的,根本不是我的開車技術能力有問題。所以老闆我跟你說貨車是很好,只是你們現在外部環境的道路狀況根本還不適合用貨車到山上運貨,如果你真的想用貨車到山上載貨,除非你去把山上的馬路都鋪上柏油才有可能?還有,你們現有人員的素質跟心態有問題,他們不僅不想主動幫忙我,還對我嘲笑,我一個人開車上山已經很辛苦了,全公司就我一個人會開車而已,而他們只會用那些又髒又臭的牛車,送的貨數量又少,又慢。我建議一定要全部換掉他們,這樣公司的未來才有發展,不然光是裡面面對改革的阻力,你別想要成功的將貨車這個新制度導進公司的。」

小邱心想:「怎麼又來了,難道台北的所謂高級人才遇到事情只會抱怨環境不好,別人不好,而不去思考如何在這樣環環境下如何將自己的專業能力發揮,提出一個能適應當地環境與組織規模的最適化解決方案,真正的來幫我解決問題,而不是把問題丟回給公司。大牛、二牛、三牛雖然不會開車,但多少還是可以幫忙運輸木材,而且也懂得山上的路況,氣候風土,也能挑選比較好的木材去賣,這就是他們真正的專業價值。不過要是他們肯跟小范這些人學開車,我想他們也不會一直覺的貨車不好而排斥它,而小范若是願意先蹲下腰先跟他們打好關係,去理解這邊的風土人情,地理文化,相信他也必定能幫助公司順利導入新的貨車系統,只是兩方都不是能成大器的人才,看起來不一樣,實際本質上是一模一樣的人,每個人都被過去的經驗與思維給局限住了,大家都不願放開自己的心胸去接納別人一起為組織的總目標奮鬥,唉!真不知道該如何做才能解決這樣的難題。」於是乎小邱又像之前跟小陳說過話的一樣。「小范啊!我跟妳說…………」。很可憐的,小范的反應竟然跟小陳一模一樣,覺得小邱不聽他寶貴的建議,一氣之下決定離職,就這樣小范又離職了一切事物又回到原點。

五   變革最重要的原點­­─堅持做對的事

無可奈何的小邱,看著離去的小范與庭院裡的大牛與二牛們,內心真的五味雜陳,這是怎樣的一個組織行為?怎麼每個個別來看都是聰明人,集合在一個組織內卻學不會合作,像一群笨蛋般每個人眼睛大大的看著別人的缺點,卻看不透彼此一起團結合作的力量有多們大,對彼此職涯上的利益會有多大,是因為人性是自私的嗎?雖然如此小邱還是堅持要繼續聘請下一個會開車的司機來,因為他知道這是對的事,這是他身為一個領導者必須有的特質─堅持做對的事,尤其是牽涉到組織長期的繁榮與發展。

所以小邱繼續在台北版的報紙登上徵人啟事「高薪誠徵3.5噸貨車司機一名,工作地點屏東縣長治鄉,熟悉屏東地區的地址,有能力在特殊的路況下開車者,意者請洽 TELxxxxxxxxxx。」

這一回,他很幸運的到一位應徵者名字叫做王大明,他從小生長在屏東長治鄉下,算是同鄉,家裡世代務農,小時候功課很好,下課後總會幫忙家裡的田事,曾經幫過爺爺放過牛,爺爺對這個長孫寄予很高的期望,曾經跟大明說要好好讀書不要在像他那樣子一輩子在田裡打滾。高中以後大明就一直待在台北求學,就業、娶妻生子落腳在台北,同時他也在台北的一家貨運行待了很久,老闆非常的器重他。但是對於大明來說爺爺的過世讓他對家有了新的體認,基於孝心他想找一個可以回家的工作,因為父母還健在,但是已經漸漸老邁,每一次請他們上來台北生活他們總是住不了多久就回去,就是因為受不了台北的擁擠與吵雜。今天看到小邱的招募廣告想說來了解看看是否有機會回鄉工作並且照顧年邁的父母。

小邱對新來應徵的王大明說:「我們牡丹村不像是台北的街道都有路標,而且山上的路是泥巴路,下雨天路會很泥濘,車子會很難開。我希望你不只會開貨車,還希望你有能力上山去找到好的木材運回來,而且我們公司裡的老員工比較土,不知你有沒有辦法勝任這個工作?」大明聽完後說:「沒問題啦,老闆請給我一個機會試試看。」

大明要就職之前透過一些家鄉裡的人知道,大牛喜歡吃檳榔,二牛喜歡聽歌,三牛喜歡讀書,尤其是漫畫類。知道了這些訊息以後,在第一次上班前大明特地去買了一大包好吃的雙冬檳榔。當他遇到大牛時立刻拿出檳榔說:「大牛啊!我聽人家說你喜歡吃檳榔,我平常時也會吃個一兩顆,你要不要嘗嘗一下啊,若覺得好吃那就這包給你,算是我的一份敬意」。大牛聽後急忙說:「不用了,你真是太客氣了。」但是心裡暖暖的,覺得這個新來的實在很識相,不像前面幾個驕傲的傢伙。

同樣的,大明也知道二牛喜歡聽音樂,因此投其所好,有一天他遇到二牛,剛好二牛在聽山歌。他問他在聽什麼歌,二牛很不好意思的說是山歌啦!大明拿起他的耳機聽了以後,竟然跟著唱了起來,這讓二牛很驚訝!問他為什麼會這首歌?大明告訴他說這是爺爺喜歡的山歌,他也很喜歡。聽了一陣子以後突然大明好像想到什麼,他問二牛知不知道MP3?二牛說不知道,他說現在台北人都用MP3來聽音樂,而且聽音樂是不需要花錢的,只需要上網下載就可以了,二牛聽完後興致很高,大明說我下次去台北時幫你買一個回來給你。三牛呢?他很喜歡讀書及新鮮有趣的事物,大明常常跟三牛分享他知道的新鮮事情,兩個人還會互相交換心得,久而久之三牛跟大明變成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所以當第一次出車的時候,大明跑去跟大牛說可不可以讓三牛跟他一起出車,因為雖然他也曾經住過長治鄉,但畢竟是小時後的事,他希望可以借助三牛幫他了解路況。大牛心想大明這個人還算不錯,也很有禮貌想想說好吧。所以呢三牛就跟跟大明上路了,說來可笑雖然這個貨車已經來了快一兩年,三牛還是第一次坐上車子呢,感覺很新鮮,也覺得車子的速度比牛車快很多,更棒的是旁邊有一個大明先生一路上一直告訴他許多城裡的新鮮事。而三牛也同時跟大明講要去哪裡走哪條路比較快,哪個貨主他的特殊要求是什麼。所以很快的貨車開始忙綠得穿梭在屏東的大街小巷之間。

後來,大明開始試著開車上山去,同樣的他也是帶著三牛一起去,走到路上一半車輪還是在某些地方陷入泥巴裡,大明跟三牛齊心協力的將車子開出來,他們到路旁幫找一些大小石頭將路面填平,就這樣兩個人花了兩三天將去山上的泥巴路都填得紮實了,順利的將貨車開達山頂。

到了山頂三牛開始教大明什麼是客人喜歡的木材,如何捆扎比較省力等等,大明紮紮實實的學了這些在台北工作一輩子也學不著的東西,感覺收穫很大。所以在下山的路上,他問一下三牛願不願意學開車,他可以教他,但是三牛聽完以後面有難色的回答:「我很想學啊 !可是……」。

大明一聽就知道了狀況,所以他就跟三牛說:「沒關係,只要你想學開車,其它難關我會幫你排除的。」

在回到公司前他先去買了一大包雙冬檳榔,回去後大明找到了大牛,大明一坐下來以後一邊吃檳榔一邊跟大牛說:「大牛啊,我知道你很照顧弟兄們,我也非常的感謝我剛到來時你對我的照顧,只是我現在一些台北的事情還沒有完全結束,有時候需要我上去處理一下。但是我一離開往往就是需要三、四天的時間,我不在的期間需要有人來幫我照顧一下我的貨車,我覺的三牛很適合,可不可以拜託你讓三牛跟我學開車?」。大牛聽完心裡想三牛個頭比較小用牛車送貨比較不適合,不如就答應吧,反正就算他學會也不成氣候。於是乎大牛就答應了這件事。

當大明很快的教會三牛開貨車,而且三牛也跑了一趟高雄把駕照給考了回來以後,小邱二話不說立刻再買了第二台貨車進來交給三牛來開,而二牛看到小邱這個老闆的堅持,還有他也真正感受到貨車的效率與便利性,他也主動去找大明學開車了考駕照去了。從此之後,小邱這家貨運行開始招募新人進來訓練,同時更大幅度的擴充車隊規模,削減牛車的數量,也逐漸的成為當地最大成長最快速的公司,營收大幅度成長,獲利屢創新高,更把後面那些還在用牛車送貨的競爭者給遠遠的拋在腦後。小邱對此結果甚感滿意。多年的堅持總算是修煉出正果來了。

可是大牛依舊每天拖著他的牛車出門,絲毫看不出他有想去學開車的打算,小邱把大牛找來問他問什麼不想去學開車?想不到大牛竟然回答出這樣的話:「老闆我覺得你很無情,當初你是靠著這些牛一點一滴的累積出家業的,現在你卻嫌牠慢,嫌牠臭,要把他們全部送走,這我可不答應,我就是要用牛車來送貨,這是我的堅持。」。小邱莫可奈何的跟大牛說:我們是營利事業單位有一些事情,不管我們內心多麼的不捨,但是只要他沒辦法為組織創造長遠的價值,該捨棄的還是要捨棄的。你若是沒有辦法改變你自己來符合公司長期的發展,那你可能要考慮是否該離開了。

大牛最後還是選擇了離開這一條路,雖然他有千萬個不捨,不捨他一手協助創立的公司,不捨他跟這群弟兄們的真心相挺共度的時光。但他依然選擇捍衛他內心那麼的一個莫名堅持,是堅持真理?還是他一張薄薄的面子?

而王大明則因為出色的溝通協調能力與傑出的表現,於二年後正式成為公司的執行長,公司在他的帶領下成功的跨出屏東地區的經營開始往大高雄地區發展,公司的總目標是成為全國最快速與便捷可靠的運輸業。

 

後記:

在許多年以後,由於消費者習性的改變,電子商務蓬勃發展,小邱看到這樣的一個全新的商業機會,他決定放棄傳統的路運運輸,全力發展航空貨運業務,目標是成為中國大陸的FedEx,因此他要把所有的貨車全部賣掉,並且將總部遷移到上海。想不到這個時候,王大明竟來出來跟小邱說明他反對將貨車全部賣掉,因為………。

 

【個案研討】

一、    請問小邱為什麼想在公司還很賺錢時引進貨車系統?這個決策背後的思維是什麼?

二、    請問小陳、小范為什麼最後會憤然離職?你認為他們倆跟大牛的個人人格特質是否相似?

三、    小陳、小范兩人在小邱的公司裡任職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什麼樣的情況導致他們有那樣的心態?

四、    找到背景相似的人是否是這個案例成功的關鍵成功因素

五、    該不該去管理員工的價值觀?還是招募到價值觀一致的人進來比較重要?在本身條件不夠的情況下如何招募到對的人進來?

六、    請問小邱對於小陳、小范提出的開除老員工的建議不接受?其背後考量的理由是什麼?

七、    請問最後王大明成功引進貨車系統的原因是什麼?這些特質是與生俱來的嗎?

八、    為什麼小邱不一開始招募的時候,不要隨便的聘請小陳或小范而是第一次就招募到王大明這樣的人才就好了。

九、    就小范所提的KPI建議,你認為該是由小邱訂定出,還是該由小范來訂。小范有沒有犯了什麼樣的認知錯誤?

十、    最後大牛決定離開,你認為最大的因素是什麼?

十一、  小邱想要在組織內啟動組織變革,他犯了什麼樣的錯誤?直接買了貨車交給大牛要求他們使用,是不是就是此次組織變革失敗的原由?

十二、  為什麼大牛、二牛們都對這一家公司擁有深厚的感情,但是卻對於組織長期發展有益的變革是如此的排拒?換言之小邱為什麼沒辦法說服他們支持?

對「銘乾寫的個案1 -大牛的故事–談中小企業組織變革」的一則回應

  1. clioblue

    您的案例寫得很棒很生動,剛好最近有上類似的課程,因為要分組討論,不知道是否可以藉由這案例給大家討論,謝謝。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