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台北大學EMBA學習心情

 

一般人可能對於中興大學法商學院較有認識,但我卻非常特殊,我對於『台北大學』的認識,卻遠多過於「中興大學法商學院」,原因何在?因為我是土生土長的三峽人,從祖父時代遷來三峽定居,我算是第三代了,也因為是在地人的關係,從聽說三峽會設一所大學開始,我就非常地注意,看著校園從無到有,從一片荒涼到慢慢地一棟一棟漂亮的建築逐步興建完成,心中著實為我們三峽人高興,因為我相信,由於台北大學的遷入,相對的會提昇三峽的文化素養及人文氣息,使它成為一個新的文教特區,我相信這才是三峽這個曾經興盛過的老鎮必須要走的路。

    也是由於這樣的一份鄉土情懷,所以學生我在偶然的機緣下聽說台北大學三峽校區有在招收推廣教育學分班的課程後,抱著充實學問的心態,而且也因為個人有創立一家小公司,對於「管理」實在覺的自己所學不夠,所以就立刻報名參加了課程。記得第一堂課的第一位老師即是副校長梁世安教授的管理學,我對於老師他斯文的學者風範、精彩的授課內容 (理論與實務兼具),感覺收穫很大。難怪,中興大學法商學院如此的有名,因為光是外表漂亮的建築是無法看出一個大學的深度與價值,而是由內部組成的核心「教授師資群」所決定的,因為那才是競爭力的根源所在,誠如現代企業組織所面臨的問題一樣,「人」才是一切問題的核心根源。誰擁有好的「人力資源」誰就能在現實激烈的競爭環境中勝出。而其他的一切都是應該環繞在這樣的主題下所產生出的附屬的作為,如:漂亮、舒適的工作環境是為了「留才」,好的教育訓練流程是為了「育才」。而台北大學也因為有了這群珍貴的「教授師資群」才會有其價值。

    所以當我一年的學分班修業完成時,我就決定再更上一層樓,報考當年的EMBA,很幸運的可以承蒙老師厚愛,從四百多位競爭者中,獲得錄取進入本校EMBA8,只是不知道當初老師們是否有因為面試時,我有表明我是在地三峽人的身份,幫我額外加分錄取?如果說是有的話,就非常謝謝啦!不過我知道我以後一定不會讓學校失望的,甚至我期許未來我可以替學校爭光。

    錄取以後從暑修開始,剛進來建國校區時第一眼的感覺非常突兀,為什麼呢? 因為我在三峽美輪美奐的校區上過一年的課,怎麼來此地後發覺校區環境「怎麼會差那麼多」,後來再想一想,中興大學是一間歷史悠久的學校,也難怪校舍會較為老舊,現在當然無法根三峽校區相比,但是以這裡的優越地理位置,四周圍都是高級的辦公大樓,各種國際性公司也都設置在這個區域附近,若是校方好好的思考一下,如何利用自己本身擁有的區位競爭優勢,相信再加上三峽校區的腹地,還有全世界都知道的有名的城市名字台北,台北大學未來一定會有非常好的展望。

    開學後第一次上課我們全部的同學總算正式全部到齊,每個同學都是來自各方的英雄好漢,而且整個同學的背景配置得非常好,例如我們「三師」都到齊,所謂「三師」即是會計師、律師、醫師,有銀行家,有數位董事長,好多的總經理、副總經理,協理,所謂的五管人才全部都有,難怪我們許建隆班長說:我們EMBA8這一班絕對是空前絕後的一班。班長為了凝聚我們的向心力特別還跑去大陸訂製一套我們的班服高級西裝,送給我們每個同學,然後有從事紡織的陳建賢同學送我們一人一頂帽子。早上有人會去準備豐盛早餐,中午我們李醫師會幫我們準備營養豐富的養生餐給大家補補身。下午上課精神不好,李醫師會帶領我們練功提神。晚上下課大夥會去校門口對面的小餐館裡把酒言歡。而我的高爾夫處女秀則是獻給了我這群親愛的同學。

   而大家上課到第一學期中時,學校為我們新建的漂亮教室完成了,記得搬遷時一群平均年紀超過45歲的大同學們,個個像個小學生一般雀躍高興,為了搶位置大家嘰嘰喳喳,好不高興,好不快樂。看著這樣的場景不禁讓我莞爾,這真是我當初報名所始料未及的事。想不到我會在這個年紀、這個時候,在這個地方,遇到這群老師,這群同學,豐富了我的人生,相逢出一場生命的盛宴。謝謝老師,謝謝我可愛的EMBA8同學們,也難怪我敢大聲說:「我愛台北大學」,EMBA8同學們「有你們陪伴的日子真好」。